搜索 用户中心
55分类目录网(www.55dir.com)打造品牌形象分类目录网站大全,您网站推广首选网站目录平台!

55目录

分类目录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金融动态 > 凯金能源实控人往事:卖凯欣电池 连续两年未完成承诺

凯金能源实控人往事:卖凯欣电池 连续两年未完成承诺

来源:互联网 编辑:55分类目录编辑整理 分类:行业动态 金融动态 日期:2019-06-23 23:44:46 浏览: 加入收藏
凯金能源实控人往事:甩卖凯欣电池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来源:每日经济新闻根据凯金能源卷土重来后向证监会递交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以下简称招股书),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晏荦持有公司1916.60万股,占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42.38%,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同时,晏荦持有凯脉金源26.42%的出资,凯脉金源持有公司0.97%的股份。此外,晏荦的丈夫仰永军从去年8月至今,担任凯金能源的董事、副总经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凯金能源的前身为凯金电池,成立于2012年3月,由仰永军、

资讯详情

  凯金能源实控人往事:甩卖凯欣电池 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根据凯金能源卷土重来后向证监会递交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以下简称招股书),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晏荦持有公司1916.60万股,占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42.38%,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同时,晏荦持有凯脉金源26.42%的出资,凯脉金源持有公司0.97%的股份。此外,晏荦的丈夫仰永军从去年8月至今,担任凯金能源的董事、副总经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凯金能源的前身为凯金电池,成立于2012年3月,由仰永军、游雪薇及谢美华共同出资设立,但在2015年进行股份制改造后,公司股权结构变为晏荦、宋朝阳、刘成(系晏荦的表外甥女)三者出资。而少为人知的是,在凯金电池成立当年,晏荦也成立了凯欣电池,主营电解液研发、制造和销售,凯欣电池在2014年被上市公司天赐材料收购,晏荦也签定了3年业绩对赌协议,但其仅完成了第一年的业绩承诺。

  夫妻两人曾“互换”公司任职

  招股书披露,凯金能源的大股东晏荦和仰永军两人为夫妻,2012年3月至2013年5月,晏荦任凯欣电池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仰永军任凯金电池(凯金能源前身)总经理,两个公司名字相仿,一个经营电解液,一个经营负极材料,均从属于动力电池四大关键材料阵营。

  2013年6月之后,晏荦和仰永军“互换”公司任职,晏荦任凯金电池(凯金能源前身)执行董事兼经理,仰永军则任凯欣电池总经理。直至2016年12月,仰永军才从凯欣电池辞职并回到凯金能源任职,担任凯金能源副总经理。

  值得一提的是,在仰永军担任凯欣电池总经理期间,晏荦将所持凯欣电池股份转让给天赐材料,并签订了对赌协议。

  2014年11月5日,天赐材料发布《2014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修订案)》,拟收购凯欣电池100%股权。各方同意,标的股权的转让价款总额(交易对价)确定为1.96亿元,其中晏荦向天赐材料出售凯欣电池欣10.00%的股权,转让价款合计1961.80万元。

  而包括晏荦在内的各转让方也作出了相应的业绩承诺,承诺凯欣电池在2014年度的净利润不低于1400万元,2015年度净利润不低于2014年度承诺净利润的120%(即1680万元),2016年度净利润不低于2015年度承诺净利润的120%(即2016万元)。

  但收购完成后,凯欣电池不仅未能完成约定的业绩承诺,甚至出现了亏损情况。2015年,凯欣电池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约为717.2万元,与业绩承诺相差962.8万元;2016年为-605.69万元,与业绩承诺相差2621.69万元。

  根据天赐材料前后两次发布的公告,2016年6月,公司收到凯欣电池各股权转让方支付的凯欣电池2015年度业绩承诺补偿款合计962.8万元,凯欣电池2015年度业绩补偿承诺履行完毕。2017年4月,晏荦收到扣除2016年业绩补偿款及应缴税款后的第二期股权转让款377.38万元。目前,晏荦方面已经完成对天赐材料业绩补偿的支付。

  天赐材料方面曾对外解释称,凯欣电池连续两年未能完成业绩承诺,主要是原材料的采购成本上涨,且上涨幅度高于产品价格的上涨幅度,尤其是在2015年,因为采购成本上升,凯欣电池与主要客户签订的产品销售价格出现调价滞后。

  如今,同样的问题在凯金能源身上再次上演: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成本上升、绑定大客户过度依赖宁德时代、产品销售价格不断下降、毛利率不断下滑等情况纷至沓来(拓展链接:凯金能源再闯IPO:其他业务收入猛增,竞争对手为供应商)。

  根据凯金能源前次招股书(即被否前的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2014年~2016年,凯金能源的净利润分别为473.41万元、1661.66万元和3796.77万元,呈现不断上涨的趋势。有意思的是,对比凯欣电池的财务数据可以看到,同一期间,两夫妻各自所在的公司,一个出现业绩下滑,甚至出现亏损,另一个则利润大增。

  多家机构“突击”入股

  根据天赐材料与凯欣电池原股东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的要求,凯欣电池的主要管理人员和核心技术人员在未经受让方同意的情况下,自股权转让完成后3年内不能离职。但经友好协商,2016年11月,天赐材料出具了《关于仰永军先生离职事项的说明确认》,同意仰永军从凯欣电池辞职,同年12月1日,仰永军正式到凯金能源任职。

  如今,仰永军除了担任凯金能源副总经理外,还于去年8月进入公司董事会担任董事。履历显示,在凯欣电池、凯金电池(凯金能源前身)之前,仰永军历任上海杉杉销售经理、湖南杉杉常务副总经理、东莞杉杉总经理。

  凯金能源也将引入仰永军列为公司的一大竞争优势。招股书显示,公司核心人员仰永军、从事锂离子电池行业近20年,对市场发展趋势、产品技术方向的把握具有较强的敏感性和前瞻性,拥有对负极材料行业深刻的理解,带领研发团队快速响应客户对产品的个性化需求并完成了多项专利和技术的研发储备工作。

  为了激励仰永军等公司核心人物,在去年12月凯金能源第一次IPO被否之后,公司召开了2018年第六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股权激励计划。根据股权激励计划,公司股权激励对象包括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总监级员工、任职满5年的经理级员工等,上述人员以自筹资金出资设立凯脉金源,以现金方式通过凯脉金源认购公司新增股份43.9万股,增资款已缴足并于2018年12月25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招股书还发现,在去年11月和12月,短短两个月时间,公司就火速迎来了十余家机构的增资入股,这其中包括创东方、力合永金、力合鲲鹏、长江创新、中比基金、先进制造、海富长江等。

  尤其是中比基金和先进制造两个机构,后者持有宁德时代2.08%的股份,也就是说,先进制造同时为凯金能源和宁德时代的股东。截至目前,先进制造持有凯金能源5.87%。

  记者研究发现,总体来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凯金能源为了能够尽快上市做出了不少努力,包括销售原材料谋利、进行股权激励、引入多个明星机构资本等。可即便如此,凯金能源依然未能彻底消除外界对其的疑虑和担忧,公司再次闯关IPO能否成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将持续关注。

版权声明:

1、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是文章原创作者,请联系本站注明您的版权信息。

2、55目录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3、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55目录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4、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上一页:家乐福中国“闪婚”苏宁 曾与腾讯国美“暧昧”

下一页:48亿收购家乐福中国80%股权 苏宁易购拟发力快消业务

金融动态相关网址大全